权力脱缰 人生脱轨 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政协原主席、党组书记杨跃国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日期:2017/8/2 来源: 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666 

  • ■被网络举报后,杨跃国一方面和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退还部分收受的贿赂,转移违纪违法所得;另一方面,“上蹿下跳”,在组织面前信誓旦旦,甚至还专程到云南省纪委要求组织澄清。省纪委“如其所愿”对他进行调查,结果一查查出了大问题。

    ■身边的工作人员清楚,杨跃国抽烟一定要抽高档烟,喝酒一定要喝茅台,如果喝酒时没有茅台,就会批评人。在他的公务车上,随时都准备着两三箱茅台。

    ■“在瑞丽没有我办不了的事情!”杨跃国“横行霸道”,在土地出让问题上,一开始还召集班子成员开会研究,并常常提出不合常理的意见。后来他干脆不再召开会议,直接带着老板到现场看地,只要老板看中了,就安排市国土局供地。

    权力是把“双刃剑”,可以造就人,用之成就事业,造福一方;也可以腐蚀人,使人身败名裂,倾家荡产。成功与失败、光荣与耻辱、幸福与悲哀,权力的滋味悬如霄壤,实则只在用权者一念之间。

    在如何对待、使用权力上,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政协原主席、党组书记杨跃国无疑是一个输家。权力,不仅未能照亮他的人生之路,反而成为他腐化堕落的加速器。在担任德宏州盈江县委书记,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期间,他利用职务之便在土地使用权出让过程中“权钱交易”、在国家工作人员职务调整中“买官卖官”,走上一条不归路。

    2014年12月18日,昆明市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公开审理杨跃国贪污、受贿一案。公诉机关建议,因杨跃国犯罪数额高达2120.4万元,判处其无期徒刑。

    “我辜负了一方百姓的信任,辜负了亲友的支持。”被告席上的杨跃国,面容憔悴,眼中满是疲惫,再也不见昔日权力在手时的意气风发。

    东窗事发,强装镇定求“调查”

    获悉被网络举报后,人前“镇定自若”的杨跃国,早已慌了神。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向组织坦白,而是根据举报内容,千方百计地“自我检查”,有则掩盖,无则喊冤。

    杨跃国被查处,源于群众的网络举报。

    2013年3月,网络上出现了反映杨跃国在瑞丽任职期间违纪违法问题的举报,震动了整个德宏。人们议论纷纷,熟悉杨跃国的人向其询问,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真有其事?杨跃国只是摆摆手,坚决否认网络上的举报。

    事实上,人前“镇定自若”的杨跃国,早已成惊弓之鸟。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向组织坦白,而是根据举报内容,千方百计地“自我检查”、掩盖真相。

    一方面,他和行贿人订立攻守同盟,退还部分收受的贿赂,转移违纪违法所得。可就在退还赃款过程中,他还有些“舍不得”,对于某些“信得过”的老板,思前想后,也就不退了。

    另一方面,他又心存侥幸,自觉准备“充分”,不会有什么问题。于是在组织面前信誓旦旦,在给云南省委组织部的函询回复中喊冤叫屈,找德宏州委的主要领导汇报思想,在德宏州政协班子会中表态,甚至还专程到省纪委要求组织澄清。

    多行不义必自毙。杨跃国的“上蹿下跳”,并没能挽救自己的命运。云南省纪委对他的问题进行了初步调查,发现了他违纪违法的一些问题线索。

    然而,杨跃国在瑞丽经营多年,一手遮天,之前又做了充分的反调查准备,要想查实他的问题并非易事。

    办案人员根据调查情况,仔细研判,发现某物流中心老板王某某是揭开杨跃国腐败问题的关键人物。可就在办案人员准备对王某某采取措施时,听闻风声的王某某仓皇偷越国境,潜逃境外!

    这个意外情况并没有让办案人员气馁。在加大调查力度的同时,办案人员积极进行劝返工作。经过多方努力,在潜逃境外藏匿16天后,王某某回到国内,主动接受调查。王某某的归案,为省纪委决定对杨跃国立案调查奠定了基础。

    不久之后,杨跃国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式接受组织调查。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杨跃国被采取办案措施后,一开始自认为准备工作很充分,负隅顽抗。听提问的时候很认真,然后要进行长时间的思考,开口的时候却泛泛而谈、避重就轻,可谓是滴水不漏。

    然而,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好猎手。杨跃国不知道,他的反应早在办案人员的预料之中。按照预先拟订的方案,办案人员循序渐进,各个击破。很快,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杨跃国思想防线瓦解,交代了涉嫌违纪违法的事实。

    无视法纪,权力成为一种乐趣

    前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雷日科夫曾说:“权力应当成为一种负担。当它是负担时就会稳如泰山,而当权力变成一种乐趣时,那么一切也就完了。”杨跃国将权力视为谋利的工具,对党纪国法没有敬畏,最终付出了惨重代价。

    权力的疯狂,首先是掌权者自己的迷失。杨跃国从一个公认的能吏,堕落为腐败分子,关键在于党性缺失、无视法纪。

    杨跃国出生在德宏州陇川县的一个小山村,从县农科站的农技人员干到主政一方的一把手,他备尝艰辛。从政初期,他做事讲程序,工作抓得实,有勇于任事之誉。在任盈江县委书记期间,适逢盈江地震灾后重建,在他的带领下,盈江的社会经济得到较快恢复和发展。

    2008年,47岁的杨跃国被任命为德宏州委常委、瑞丽市委书记。瑞丽地处中缅边境,是我国大西南通向东南亚、南亚的“金大门”,区位优势和资源优势明显。组织上选派杨跃国到瑞丽任职,对他、对瑞丽都寄予了厚望。

    在瑞丽任职初期,杨跃国也确实做了一些实事。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和任职时间的推移,他人熟地熟,大权在握,愈发骄纵,生活中逐渐出现了“三多三少”的情况:考虑个人名利得失的时候多了,对抓机遇、促发展关心的少了;和老板们勾肩搭背、混在一起的时候多了,深入农村、深入群众的时候少了;工作中独断专行的时候多了,征求意见民主决策的时候少了。

    这种“三多三少”的趋势,正是杨跃国生活和工作中出现的作风警兆。如果这时他能及时警醒,或能悬崖勒马。可惜的是,他不仅没有意识到危险,反而乐在其中。老板们对他的百般迎合、下属们对他的唯唯诺诺,让他感觉良好;走到哪里都是美酒、笑脸和恭维,让他志满意得。他对自己的要求不断放松,权力在他手中已不再是为民造福的公器,而逐渐异化为谋取私利的工具。

    杨跃国开始热衷于吃喝玩乐,不仅爱和老板打高尔夫,对抽烟喝酒的“档次”也越来越讲究。身边的工作人员清楚,他抽烟一定要抽高档烟,喝酒一定要喝茅台,如果喝酒时没有茅台,就会批评人。在他的公务车上,随时都准备着两三箱茅台。

    与此同时,他在为人办事的过程中“胃口”大开,权钱交易肆无忌惮:收钱不分地点,家里、办公室、酒店等,都成了他以权谋私的场所;“爱好”不论对象,美元、金条、玉石等,都难以填满他心中的欲壑。

    权钱交易,为官发财两不误

    无病不怕瘦,当官莫嫌贫。当官为了发财,必然触犯党纪国法,必然走向腐败深渊。杨跃国一边收着老板的贿赂,一边低价出让土地,把瑞丽的土地当成了自己发财的“聚宝盆”,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害人害己。

    为官发财当两道。一个人可以选择当官,也可以选择发财,但绝不能选择通过当官来发财。杨跃国通过权钱交易,短时间积累了大量财富,看似为官发财两不误,风光无限;实则违纪违法,整日担惊受怕,最终断送了前程、断送了家庭、断送了自由。

    “要拿到项目和土地,得杨跃国点头。”这在瑞丽的商人圈子中,不是什么秘密。某老板听说找杨跃国办事要送钱,不送钱办不了事,而且很贪、“胃口”很大,为了拿到项目和土地,就一次性送给杨跃国大量现金。

    一名老板证实,在做项目过程中多次找杨跃国汇报情况,杨跃国都置之不理,后来多次给杨跃国送钱,先后送了240万元人民币和60万元美金。从此,在该老板的项目上,杨跃国是有求必应,甚至主动帮其协调解决了一些难题。

    比如,2011年国土部成都督查局到瑞丽开展督查,在土地清理过程中,发现该老板违规开发高尔夫球场,督查局对其下发了整改通知,并提出停工处理意见。瑞丽市国土局向杨跃国汇报了此事,在杨跃国的干预下,将此事大事化小,只作了简单的罚款处理。

    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让杨跃国赚得“盆满钵满”,迷失在了极度膨胀的欲望中。他已经被“钱”晃花了眼、弄昏了头,把瑞丽的土地当成了自己发财的“聚宝盆”。在他看来,只要有钱,党纪国法不可怕,道德良知不须虑,千夫所指不足畏。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为了规避监管,大发土地财,杨跃国和相关老板商量好后,自己指定土地位置和面积,不符合规划的就调整规划;自己确定土地价格,相关部门再找个中介机构,围绕他的意图做个“象征性”的土地评估,然后按照开发商和杨跃国谈好的条件,设置一些限制性条件来保证行贿人拿到土地,在这种冒似公平的假象下,杨跃国肆意妄为。云南省纪委查实,2008年4月至2013年3月,杨跃国任瑞丽市委书记期间,瑞丽市出让的大部分土地,都是在他的操纵下完成的!利令智昏,不外如是!

    看到杨跃国在出让土地过程中和开发商勾结牟利,瑞丽一些干部也动起了歪脑筋,上行下效、贪腐成风。分管国土、建设部门的瑞丽市原常务副市长赵兴会、市国土局原局长王成钢等多名干部因涉嫌在土地出让过程中收受贿赂,受到严惩。

    作风霸道,买官卖官破坏政治生态

    所谓作风问题,莫不是权力突破应有边界、背离应有准则的失控、失范问题。杨跃国之所以作风霸道,在瑞丽说一不二,就是因为在瑞丽其权力无人能制,无人敢制。

    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杨跃国是“典型的家长制、一言堂”。

    采访中,瑞丽多数干部对杨跃国的评价就是一个字:怕!一名干部告诉记者,杨跃国很霸道,如果不按他的意图干事,就要被他“穿小鞋”。

    糟糕的是,瑞丽市委班子其他成员对杨跃国也是又敬又畏,不敢问、不敢说,放弃了监督的权利,如此一来,在瑞丽,杨跃国自然“一言九鼎”。

    “有些议题会前论证准备不充分,有些议题存在民主不够的问题,有的议题也存在集中不够的问题,最后往往把主要领导的意见变成会议决定,久而久之,集体决策又变成了少数几个人说了算。”对于自己的“一言堂”,杨跃国这样辩解。

    原杨跃国市委班子的一名成员却告诉记者,杨跃国作风霸道、刚愎自用,听不进别人的意见。

    比如,在土地出让问题上,一开始,杨跃国还召集班子成员开会研究一下,可是他提出的土地出让价格往往不符合常理,常常有不同的意见。后来杨跃国干脆不再召开会议,直接带着老板到现场看地,只要老板看中了,就安排市国土局供地。

    其实,土地出让本应该由市政府负责,但杨跃国直接干预市政府日常工作,凡事都要以他的意见为准,政府在开会研究时,也只能按照他的意图走一下形式。

    “他有能力,也有水平,就是权力太集中;想干事,也能干事,就是干事没原则。”瑞丽市一名熟悉杨跃国的干部告诉记者,杨跃国之所以在违纪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主观上在于他自以为是,无法无天,听不进不同意见;客观上在于他权力太大,无人能制,无人敢制。

    “在瑞丽没有我办不了的事情。”杨跃国的“横行霸道”,在瑞丽官场逐渐造成了下级不敢说、同级班子说不了的情况。

    这种情况在干部人事调整问题上,造成了严重的后果。在瑞丽,要用谁、提拔谁都由杨跃国事先决定,会议只是走过场,就连市政府副市长的分工,都要由他来决定。少数干部为了升官争相给他送钱。

    2009年9月至2012年12月,为获得提拔,瑞丽市国土资源局原局长王成钢多次给杨跃国送钱,累计人民币40万元;

    2009年1月至2013年1月,瑞丽市政法委原书记杨某某为职务升迁,多次向杨跃国行贿,共送出人民币6万元,以及一只价格认定为2.6万元的翡翠手镯;

    ……

    吏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为害最烈、遗祸最深。杨跃国利用手中职权,买官卖官,不但使自己滑向了犯罪的深渊,也给瑞丽的发展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严重败坏了当地政治生态。

    “在我身上出现如此严重的违规违纪问题,对德宏州,特别是瑞丽市各级党组织的形象产生了大的损害,也影响和带坏了一批综合素质好、年富力强、领导和工作经验丰富,可以为社会多做贡献的领导干部,阻碍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使党和人民的事业蒙受了损失。”案发后,杨跃国的忏悔姗姗来迟。(记者 申晚香 李志勇 杨大庆 黄波)

    忏悔录

    我感到深深的内疚和自责

    回顾在瑞丽任市委书记的这五年,也是我思想变化最大,出现严重违规违纪问题最为突出的一段时期。

    经过深入查找,认真反思,我深刻认识到我从一名党员领导干部蜕变为一名严重违规违纪的腐败分子的原因:

    长期忽视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改造。由于对理论学习重视不够,抓得不紧,不能用党的最新理论成果武装头脑,改造主观世界,出现了严重的思想滑坡和精神移位问题。思想上背弃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背弃了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的理想信念;工作上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在不断弱化;生活上个人主义、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等越来越突出。这是我产生贪污受贿、买官卖官等严重违规违纪问题的总根源。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树得不牢。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在瑞丽任职时间的推移,思想中考虑“进退留转”“名和利”的时候多了。遇到群众利益与老板们的利益相矛盾的时候也往往是指责群众不顾大局,维护老板们利益的时候多,为人民谋利益变成了为企业家谋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变成了全心全意为企业家服务。

    对勤政廉政工作重视不够。没有把勤政廉政工作放到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和关系党的生死存亡的高度来认识,工作上局限在看看资料,听听汇报,会议研究,安排部署的多,检查落实的少,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大多没有落到实处,在执行廉政规定方面我个人更没有率先垂范,当好模范,做好表率。我涉嫌严重违规违纪被立案后,瑞丽市有一批领导干部应声相继倒下,我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法纪观念淡薄。我虽然是中央党校函授本科专业毕业,实际上并不懂法,虽然也经常讲要依法行政,但对依法行政的实质把握得并不好,虽然也经常讲要严肃执纪执法,但本人遇到时又经常闯红灯。这几年,我收受部分商人的大额现金没有上交组织登记处理已构成违纪,自己私自保存,没有及时退还当事人已构成违法,但我始终却以做不通工作就直接退还会影响感情,影响关系,影响发展为借口,始终没有把它拿到法纪的轨道来处理,结果是害人害己。

    我的错误性质是严重的,对德宏特别是瑞丽市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的形象造成了大的损害,对德宏尤其是瑞丽经济社会的发展造成了大的影响,对此,我感到深深的内疚和自责,我将自觉承担责任,接受党纪国法的惩处。

    (摘自杨跃国忏悔书)

    共0条评论

    已关闭